•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long8龙8国际娱乐注册

long pasia???

时间:2019-01-23 23:23:35  作者:admin  来源:long龙国际娱乐注册  浏览:147  评论:0
内容摘要:  谁能告诉我longpasia,sabah,malaysia那裏的种族分配,人口及通常病症,再加100分。不要这个,我已找到这个了。。。我要种族分配,人口及通常病症...  谁能告诉我longpasia,sabah,malaysia那裏的种族分配,人口及通常病症,再加100分。...

  谁能告诉我longpasia,sabah,malaysia那裏的种族分配,人口及通常病症,再加100分。不要这个,我已找到这个了。。。我要种族分配,人口及通常病症...

  谁能告诉我long pasia ,sabah ,malaysia那裏的种族分配,人口及通常病症,再加100分。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From Kota Kinabalu City, it will take at least 3 hours on the road to Sipitang Town and from there at least 4 hours in a good 4x4wheel vehicle up the timber road to Long Pa Sia Village. The village facilities are Helicopter Landing pad, Clinic, Primary Scholl, Church SIB, Library, Information Centre, Hostel for pupils and teachers, Malaysia Army Border Patrol, Immigration and Solar Lighting System. The village activities are farming, fishing, handcrafting and hunting.

long_pasia???

long_pasia???

  马来西亚婆罗洲,沙巴州深远西南部与印尼东加里曼丹及砂拉越老越(Lawas)交界的地域,有个叫乌鲁巴打斯(Ulu Padas)的地方。这里有两个村庄—龙巴夏(Long Pa Sia)及龙米奥(Long Mio)居住著叫仑达雅(Lundayeh)的族群。龙巴夏与龙米奥的仑达雅族人,和东加里曼丹柯拉央—柯拉比高原(Kerayan-Kelabit Highlands)及砂拉越老越(自称为仑巴旺族—Lun Bawang)的仑达雅族人拥有著共同的传说。不管是印尼或马来西亚的仑达雅族人都相信,传说中的传奇英雄人物—Upai Semaring是他们族人的祖先。那些传说早在国家边界存在之前就已经存在与流传……

  《龙巴夏与龙米奥的仑达雅族—他们的历史与传说》(The Lundayeh Of Long Pa sia and Long Mio—Their History and Legengs)这本书是马来西亚国际自然基金会(WWF)出版,书中仑达雅族人的传说,大部份是一名丹麦学生於二零零三年在乌鲁巴达斯逗留的数个星期期间,从村民的口述收集,进行筛选后,由Lene Topp撰写成书。Lene Tope—丹麦人,她自二零零零年开始在乌鲁巴打斯进行一项由丹麦所赞助的计划。全书包括封底封面加插画,只有簿簿的五十六页,以英文、仑达雅及马来语三种语言的平实纯朴语调,叙述龙巴夏与龙米奥仑达雅族人的历史与传说。书里的插画是出自龙巴夏的仑达雅族画家—Lait Lakong之手笔,非常传神。仑达雅族传说中历史与文化的遗址,至今散布在乌鲁巴打斯森林里的各处,书中也有各遗址照片,令人恨不得想亲身去探个究竟!

  根据仑达雅人的传说,在最初的时候,地球上只有一个人,他的名字叫Rang Dongo。神见Rang Dongo一个人在地球上非常忧伤与孤单。於是,神进入他的梦里,告诉他—只要登上那个地区最高的一座山,在那山顶上,将会有一份让他快乐起来的礼物。

  地球上唯一的男人尝试登上山巅,但当他登山并越接近太阳时,热度就越高,使他多次都空手而返。

  有一天,男人以香蕉叶罩护身体登山,蕉叶助他抵挡住了太阳的热量,而他终於成功登到顶峰。

  他在山顶上发现一个巢,巢里有一颗巨蛋。男人把巨蛋下山。巨蛋很重,男人的体力一点一滴被耗损。当他终於把巨蛋背抵家门,已经精疲力尽,倒头就睡。

  男人睡了一天一夜。第二天早上睁开眼睁时,他发现巨蛋已经消失无踪—但他听见了—一把轻美声音唱出的甜美歌曲,正从隔壁房间传来……

  古时,男人杀取敌人的头颅是一项大成就。在猎头返家后,人们将聚集并包围著一个鳄鱼或蛇的土丘—鳄鱼和蛇都被视为勇猛的动物,以进行重大的仪式。猎头的男人将会自己的剑,砍入鳄鱼土丘的背部—这,像征著男人的强壮与勇猛。

  时至今日,乌鲁巴打斯森林里还可以找到鳄鱼及蛇形土丘,而至今,鳄鱼对仑达雅族还是拥有某种特定的象征。例如,在婚礼中,以白米砌成的鳄鱼米丘非常普遍,一对新人会在一项仪式上,用刀对准鳄鱼的喉部,切下,象征著新人获得那猛兽的强大。

  古时,一个人的社会地位决定他的葬礼如何进行。一个奴隶死了,就会在没有任何仪式的情况下随便入土。一名村长死后,尸体将被放置在古老有价的中国罋,以衬托死者显赫著地位。

  以罋葬尸,首先要在横切罋顶,把尸体置入罋内时,死者手肋脚肋靠置胸前。安置好尸体,被切开的罋重新被封住,在其底部掘一孔,插入一根竹管,竹管的用处是让腐烂的尸体的尸水流出。葬尸罋通常以布及木雕掩盖,避免恶灵打扰。

  葬尸罋可被放置在屋内或屋外的阳台或屋子附近,在一至两年的时间内还会举行一些仪式,至到举行最后仪式的时机到来。最后的仪式是一项重大庆典,在一阵宰牛杀猪,米酒飘香中,葬尸罋被重新开启,尸骨被取出、被清理,移置到一个较小的罋,最后埋葬在固定的族群墓地。

  有个男人,乌拜赛马林(Upai Semaring)与妻子、女儿们居住在一个附近有个大瀑布的柯拉央(Krayan)的小村庄。这地方目前位於印尼东加里曼丹省的北部。这个家庭以打猎及捕渔技巧著称,尤其是乌拜用藤制鱼具(bubu)的捕鱼技巧,每天放在瀑布附近河里,总是载满鱼儿。

  有一天,乌拜像往常一样,到河里去取回鱼获。当他提起他所放置在河里的bubu时,却发现平常鱼获甚多的鱼具空空如也,一条鱼儿的影子也没有。翌日,同样的情况再次发生,乌拜陷入迷惑和百思不解之中,不明白他的鱼儿搞什么了。连续三天一无所获后,乌拜决心要查个水落石出。他在下午时分返回河流处,藏身在河边的草丛里,目不转睛地紧盯著他的bubu。

  乌拜守到夕阳西下、黑夜降临,却仍毫无动静,正要放弃时,在月光中看见一条巨蛇往他的鱼具前进。巨蛇把粗大的头部伸入鱼具里,把里头的鱼儿一一吞进肚子里。在一旁的乌拜早已看得恕火中烧,抓起剑就往巨蛇冲去,与巨蛇展开了漫长又激烈的战斗。乌拜毕竟是一个强人,最终成功把巨蛇打倒。

  自成功打倒了巨蛇后,乌拜名声更为大噪,被指拥有神奇的力量与非凡的能力。那样的名声也使乌拜赢得当地人民的尊敬。

  过了几年,乌拜摰爱的妻子去世了。乌拜陷入人生最痛苦的时期,感到极度地孤单

  。为了避免触景伤情,乌拜决定离开曾经留下与妻最多美好回忆的地方,他决定开始一次远行—没有设下目的地的远行。他只想随心所欲。

  他在远行中来到了一个叫龙巴湾(Long Bawan)的地方,靠近巴湾河。他在那里的高山上发现一个洞穴,决定在此暂时定居下来。他用他的双手打造梯阶,从山脚的河边直达山顶洞穴口。乌拜是个巨人,他所打造的梯级特别高,普通人根本难以

  传说中,乌拜喜欢独坐洞穴外吹笛。他特别喜欢在月满和好天气的夜里吹笛,他会吹得特别起劲,笛声嘹亮,整个柯拉央地区都可听见他的笛声。

  乌拜认为他已经找到一个最好的地方。住在山顶洞穴也让他占尽优势,在战乱时期,他在洞口对敌人的举动一目了然,使他总是成功击退敌人。

  乌拜的神奇力量越来越大,甚至可以随心所欲隐身。当地村民发现乌拜的非凡能力后,把他推举为他们的首领。乌拜成了首领,但还是继续在山洞过他的生活,每当村民要传达他们的希望、梦想与祈盼时,只好上山去找乌拜。

  可乌拜并不是一个易以沟通的人,你一定知道如何跟他接触才行。因为自从他的拥有了神奇力量后,他所做的事件,总异於平常人。

  乌拜以造剑著称,但是,如果你要他为你做一把“好剑”,那你得叫他替你做把“坏剑”。乌拜就会逆向而行—给你做出一把好剑来。

  一天早上,他到河里冲凉、捕鱼时,捡到一个藤制圆环。他以为那圆环是腿上的饰物,於是把它套在自己的大腿。他却被吓呆了,因为他发现竟有人的腿比他的腿还要大。

  而其实,那藤制圆环并不是什么腿环,只不过是个用来捕鱼的工具。然,乌拜却为圆环困扰极了。他以为那个圆环肯定是一个比他更巨大、更强大的巨人不小心留在河边的,而这个巨人很可能就居住在那一带附近的地区或河的上游。

  心想著有一个比自己更巨大的人的存在使乌拜惴惴不安。他决定逃离,继续他的远行。

  这次,他带随他的家人与一些忠实跟随者同行。他们一直往西行,经过目前位於马来西亚婆罗洲沙巴与砂拉越的几个村子。

  抵达峇柯拉兰(Ba Kelalan)时,他的女儿死了。传说,她被葬在那里,她的坟墓有许多装满珠宝和珠子的罋。她的墓目前仍在山柯拉兰附近。在乌鲁巴打斯地区靠近巴复河一带(Pasia River),也有类似的坟墓小丘,据说其中也包括乌拜另一名女儿的墓。

  时至今日,你仍可在周围的森林里发现乌拜和跟随者歇息的地方、发现在巨石下的蔽阴处,如今已成为当地猎人的休息站。

  在令人叹为观止的玛加瀑布(Maga Fall)附近的河边,在一块沙岩上,还遗留著乌拜巨大的脚印。

  这些雕刻的痕迹至今仍存在於乌鲁巴打斯的马当河(Matang River)上游,例如依那立石(Batu Inarit)。沙巴与砂拉越边界的布郎特鲁桑(Punang Trusan)的一块石头,亦发现相似的雕刻。

  乌拜被指无法完成在玛当河边依那立巨石的雕刻,而据龙巴夏村民指出,是一群猎人头者阻扰了乌拜,使他必须逃离。

  在旅途中,乌拜和跟随者通常把大锅平衡在几个大石上,然后生火煮食。如今,仍可在几处寻到这类用以煮食的大石。

  在龙巴夏的达登巴鲁稻田,发现两个煮食岩据点。每大石约三呎高,要搬动一个大石,得费十个人力才行。

  当地的仑达雅人表示,那些煮食岩的据点非常热。乌拜拥有的神奇力量,使他在离开煮食的地点后,附近的树都会枯死,除了一种叫布布(bubud)的长草,无法再长出一草一木。

  一天,乌拜决定离开乌鲁巴打斯。有关乌拜其后的故事,则有各种说法,但大部份都说—乌拜去了Bang Pedian,也就是汶莱。

  汶莱的传说中,亦出现一个类似的人物,只不过在汶莱的传说里,他的名字变成了阿旺赛毛(Awang Semaun)。

  根据汶莱版本的故事,汶莱苏丹对强大的巨人—阿旺赛毛非常欣赏,并愿意把女儿许配给他。由於这壮婚事,阿旺赛毛(也就是乌拜)亦相信摇身变了汶莱皇室的后裔。

  在东加里曼丹柯拉央区的一些老一辈的人,仍盼望著有一天汶莱皇室成员会到龙巴旺去探望他们,因为,毕竟他们拥有共同的祖先。

  尽管此版本也同意乌拜在离开乌鲁巴斯后到了汶莱,不过据此版本说,乌拜抵达汶莱后很快就离去了。因乌拜不觉得汶莱是他所要留下的地方。

  据说,乌拜和跟随者造了一艘大船,并把大船推出南中国海,向海平线的那端前进,再也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那里。

  可是,却有传言指称,台湾有一群原住民,说著与仑达雅族相似的语言—所以,谁会知道呢?

  满月之夜,你时儿仍可听见乌拜的笛声从巴湾山(Bawan Mountain)幽幽传来。


相关评论